《南京》第五季《一城山河》惊艳网友

  《南京》第五季《一城山河》惊艳网友

  最近,一段有关季播节目《南京》的视频在网上流传。这段来自刚开播的《南京》第五季《一城山河》的视频令人惊艳,有关南京城墙的故事也令人神往,假如城墙会说话,它会说什么呢?城墙内的人们又经历着怎么的故事?看完第一集涨知识了,六朝的人们也爱吃盐水鸭,说的是吴语和北方话两种语言。

 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张楠

  “一城一河”是南京的两张文化名片

  伴随着悠扬婉转的歌声,融入4K设备、延时、航拍等拍摄手法带来的画质享受,《一城山河》撩动了许多热爱南京的人们。许多网友表示大爱《南京》,有人说,“最喜欢城墙的台城那一段,一边是湖和山,一边是城市,城墙将古老与现代割裂开来,到那儿就感觉自己穿越了。”记者了解到,片尾曲是南京唱作人木小雅演绎的《城门开》。“淮水东边,月笼轻纱,六朝金粉,十里繁华。城墙根儿下,寻常人家,我在这儿长大。悠悠青苔,藏着多少从前。那扇门外,谁曾流连。”

  《一城山河》则是由著名书法家李啸挥毫泼墨题写。这个主题颇有寓意,包含南京有两张享誉全球的文化名片,也就是“一城一河”,明城墙与秦淮河。“一城”,既是指南京的文化地标明城墙,又是指南京这座城市;而山河,一方面,指城墙内外的南京自然形胜、山水城林,另一方面,山河又有锦绣山河、家国情怀之意,暗示着南京城对于华夏文明的影响。

  城墙如同时间之碑,记载无数高光时刻

  其实南京六朝博物馆里有一段六朝时期的城墙就是当年宫城的城墙,也是韦庄诗句“无情最是台城柳,依旧烟笼十里堤”中台城的一部分。

  提起城墙,现在人们看到的基本修建于明朝,其实,六朝都城的城墙更了不起,它是中国砖砌都城的开始,它的规划与布局直接影响到北朝洛阳都城、隋大兴城和唐长安城的兴建,以及后来的南京明初都城和北京城,甚至日本的京都城等都受到六朝建康城的影响。

  南京城墙保存相对完整,是世界最长、规模最大、保存原真性最好的城市城墙。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胡阿祥说,“南京城墙对于南京城来说,应该就相当于故宫对于北京,秦始皇帝兵马俑对于西安,西湖对于杭州,龙门石窟对于洛阳等等。它是一个标志性的东西。”

  节目中也讲述了城墙作为时间之碑,历朝历代在这里留下的不同记录。南京明城墙始建于1366年,动员数十万民工、历时28年,形成由宫城、皇城、京城、外郭四重城垣组成的完整防御体系。人力、物力的投入相当惊人。

  那时的人们也爱吃鸭子,爱元宵赏灯

  《南京》也借由城墙的故事,探究并还原当时南京人的生活。早在六朝时期,南京就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,人口达到百万。制片人告诉记者,过去南京人的生活跟现在有一点相通,居然是鸭子!鸭子也是六朝时期军队打仗时的伙食标配。在《南史·陈本纪》中记载,陈朝的军队和北齐的军队苦战于南京的幕府至九华山一线,供给受阻,兵士都被困在那里。将士们吃了用荷叶包裹的鸭肉饭,精神振奋大获全胜。

  言归正传,如果墙会说话,它会用南京话描述那个时代吗?城内的人们习惯说吴语,之后,北方来的人们习惯说北方话。为了获得土著氏族的支持,大丞相王导学会了吴语。制片人崔白莉说,有些人估计会有些意外,南京人原来是说吴语的。

  现在南京人元宵观灯成习俗,南京灯彩在六朝时也已经出现,到了明代,朱元璋下令元宵时在秦淮河燃放万盏水灯,推动了南京元宵节观灯风俗的兴盛。

  永乐七年,明成祖朱棣在午门外扎鳌山灯,供民观赏,连续三日。六百年前,由千万盏小灯组成的,高大夺目的鳌山灯就被放置在这里。整个午门范围被照得通亮,场面十分壮观。所谓午门,就是当时传达圣旨、颁布朝廷文告的重要场所。

  砖上留名,“刘德华”们打造了南京城墙

  城砖由工部、军队卫所、府参与烧制,上至主管下至普通工匠,均需在砖上留名,这是当时的质量保证和问责系统。原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研究室主任杨国庆说,南京城墙不单纯是工匠建造,还有烧砖的人夫、军人,理论上超过700万,保守数据也超过100万。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夏维中则提到,由于大量的城砖砖文幸存,发现很多底层人夫工匠的姓名。这些是底层百姓参与南京城建设的重要证据。

  如今游览城墙时,细细辨认那些饱经沧桑的铭文,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。其实早几年就有南京藏家发现,居然城砖上有“刘德华”的名字!其实这位“刘德华”就是因为参与了城砖的烧造工作,因此被“城砖铭文”记录下来。

本文地址: 转载请注明出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