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层减负年中观察:部分地方“口号喊得响,获得感不强”

  “目前,破除基层形式主义的一些做法起到了积极效果,但也有些是表面文章,甚至是以形式主义破除形式主义。”受访基层干部说。
  “基层减负年”已至年中,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是否有所好转?记者深入部分省份调查发现,一些地区基层干部对破除形式主义减轻负担的获得感仍然不强。
  形式主义问题有的依旧、有的“变种”
  今年3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。之后,北京、河北、山东、江苏、海南等地纷纷出台措施,狠刹会风、精简文件、减少督查,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形式主义给基层带来的各种负担。
  然而,“口号喊得响,获得感不强”在各地基层仍有一定程度存在。
  在一些地方,基层干部并未看到上级有关部门落实中央文件的相关举措,传统的形式主义表现仍大行其道。记者近期到华北某革命老区县采访,一名党政部门的工作人员说,自己抄学习笔记累得筷子都拿不起来了。“因为上面来检查各种学习笔记,一查就是5年的,如若笔记不完整,能在3日内补齐便可既往不咎。如此一来,全县很多干部疯狂补笔记,有的人一天就抄了5个笔记本,抄得晕头转向,根本不知道抄的是什么。”
  有些地方,虽然明面上的形式主义少了,但是一些形式主义“变种”却大行其道。今年以来,为了给基层减负,北方某省要求文件、会议数量精简1/3以上。多地受访的基层干部反映,上级发的红头文件确实少了,但是电话、微信通知等多了。“电话通知说,给你邮箱里发了个文件,你瞅瞅。我们能不看不执行吗?只是没有红头而已,换汤不换药。”一名乡镇干部说。
  在一些地方,甚至出现了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的现象。华北某省会城市一名学校老师告诉记者,中央关于解决形式主义问题的文件下发没几天,他们学校便接到有关部门通知,要求报送学校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的举措,而且要得非常急,第二天便要报上去。“破除形式主义需要深化改革,久久为功,怎么可能一两天就有了措施,这不是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吗?”这位老师说。
  记者采访发现,有的地方大会小会讲要破除形式主义给基层减负,但实际却是雷声大、雨点小,基层获得感不强。一名乡党委书记说,如今,各种电视电话会议不断,仅省领导讲话就能讲一上午,市县领导再讲讲,会议就开到一两点,再加上上级每天都在要各种报表,总体算下来,乡镇干部一半多的精力仍在做“无用功”。
  多是上级“婆婆”官僚主义作怪
  不少受访人士认为,形式主义的产生,很大程度上是上级有关部门官僚主义作怪。
  靠会议发文抓落实、拍脑门子做决策、靠报表监控工作进展、以材料留痕论英雄、片面依靠问责促工作……记者采访发现,各项改革发展举措,从政策出台,到落实、结果评价,到处都有官僚主义的影子。
  华北某省一名组工干部说,他注意到,中央每出台一个文件,不少省份乃至市县马上层层转发,但有些文件是需要地方加以调研,结合实际情况细化落实的。“上边文件来了,写作班子按照原格式一套,随着就下发,然后开会强调落实,这怎么可能落实好呢?”
  省市县在具体部署落实一些工作时,经常存在不切实际的情况。对于这样的工作安排,基层只能搞形式主义对付。某乡党委书记介绍,一次,上级要求他们乡在一夜之间排查10万人,但实际上全乡就20多个工作人员,算下来一个人一个小时要排查500来人,这不是天方夜谭吗?无奈之下,他干脆关机睡觉,祈求老天爷眷顾别出事,第二天给上面报“摸排没发现问题”。
  还有干部反映,由于上级部门懒政,很多地方工作的考核评价体系基本未变,这种情况下督查检查很难减少,只会以另外一种更加隐蔽的形式出现。东部某省多地受访基层干部说,中央要求减少督查检查数量,如今检查少了,但是不靠谱的第三方评估却多了。
  “前段时间第三方考核评估组到镇里暗访脱贫攻坚工作,村民信口开河说假话,他们根本不核实就记录扣分了。”一名乡镇干部说,他们只好通过各种方式给上级解释说明。遇到这种情况,有时候能挽回,有时候上级根本不听解释,随之而来的就是问责。
  需要对照中央文件“补短板”
  不少受访人士建议,破除形式主义应该按照中共中央办公厅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文件要求,从思想观念、工作作风和领导方法上找根源、抓整改,严格落实有关规定,着力解决群众反映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。
  领导机关、领导干部要从思想上紧绷杜绝形式主义之弦。河北省社科院党风廉政建设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王彦坤说,形式主义之所以畅行,是因为它很多时候不算明显的违纪违法行为,具有隐蔽性。比如,不少领导干部下乡调研要提前打招呼,到了基层前呼后拥,这本身就是形式主义。“你提前打了招呼,陪你调研的人都是圈定的,和你座谈的群众都是彩排过的,发言材料也都是‘审’过的,你能听到实情吗?”
  坚持群众路线,杜绝拍脑门决策,严防制定的方案措施脱离实际。记者走访了解到,某地在制定防火办法时,简单地规定“发现一把火撤副乡镇长、两把火撤乡镇长、三把火撤乡镇党委书记”。一名乡长开玩笑说,一旦发现烧了两把火要撤我,我干脆再自己点一把火,让他们撤书记去。不少基层干部还表示,有的全省、全市的政策起草之前没有经过深入调研讨论,而是某处室一个科员甚至是到处室交流锻炼的同志直接“闭门造车”,经过层层圈阅、上报,最后成为文件规定让基层去落实。
  重构务实高效、科学合理的工作成效考核评价机制。不少受访干部表示,考核是指挥棒,如果上级以材料论英雄,基层势必会处处留痕甚至“造痕”,不重实绩;如果上级以会开了多少、会议级别的高低来评测基层落实工作的重视程度,基层就不得不天天开大会。只有建立一套重实绩的考核评价机制,基层干部才会勇于担当作为。
  加强约束机制,在基层反应强烈的形式主义表现上画红线。王彦坤说,在铁腕治理下,办公用房超标、公车私用等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;整治形式主义,要发扬以往经验,细化八项规定的有关条款,制定切实可行的措施,让各级干部有所遵循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  本文来源:教《半月谈》2019年第12期(记者:范世辉 邵琨)
  中国乡村之声转载编辑:李沛 // 责编:杨滢 // 监制:汪群均

本文地址: 转载请注明出处!